笔趣阁 > 未分类 > 全员变态 强制高潮 > 全息照片H
    全员变态 强制高潮 作者:蜜丝苏

    



    全息照片H



    P12  全息照片H

    鬼畜,肢体切断描写预警哦,不喜勿看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蕾亚要去56号星球考察新开发的项目,一去就是几天,那必须得把小姑娘带在身边才行。56号星球当地的高智种族开化的不是很完善,但自然环境非常的优越,气候舒适,碧海青天的,幻彩的石子沙滩更是难得一见。这里美则美矣,强大的吞噬能量才是蕾亚最关注的,这里的一些特有能量在精细配比后,可把所有生物有机体都消溶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蕾亚是以垃圾填埋立项的,但是具体怎么操作,谁又能监督的了她呢。

    项目进展顺利,还有甜甜的人陪着,蕾亚今天心情不错,难得的穿着浅色的衣裤,虽然还是踩着高跟鞋,但看起来轻松休闲了一些。为了搭配蕾亚,米拉也穿着同色系的清凉长裙。

    还同前几天一样,蕾亚去办她的事情,米拉就在宽大的纱帐里舒服的吹着海风,闭着眼,舒展在躺椅里惬意的享受。不同于嘈杂的55号星球,如果忽视掉那些极端能量,这里还真是个放松的好地方。米拉懒洋洋的起身要找果汁喝,发现仆从送来的点心和饮料旁边,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大盒子。是一整盒的全息照片。

    刚翻开第一张,米拉就定在哪里感觉自己无法呼吸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被高高吊起来的女人,满是尖刺的铁链缠满她的胳膊,锁链上的倒刺已经深深的扎进肉里,脑袋无力地耷拉着,还能看出应该是个姣好的美女,但是胸部已经变成了两坨血糊糊的烂肉,下体更是血淋淋的惨不忍睹,两腿像是已经被扯断关节了似的骇人角度锁在两边,而拿着鞭子抽打她私密部位的正是面色阴沉的蕾亚。

    短短几十秒就已经够震撼。

    第二张里是一个男人,被黑头罩的工具人按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哀嚎,但口中满是鲜血没有舌头,身上有很多细小的血洞,下半身更可怖,腿已经被肢解开,截断到大腿根部,血肉散了一地,森森白骨暴露在外,性器官软塌塌的瘫在地上,蕾亚钉子一般的鞋跟正踩在上面,每一下都把那几乎看不出形状的器官踩出一个血洞。而蕾亚阴冷的笑声已经被凄厉的惨叫声盖过了。

    米拉一直都知道,蕾亚不是什么善良的人,但是知道是一回事,亲眼看到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米拉只觉得耳朵一阵嗡鸣,脑袋里懵懵的没法思考,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再去翻开第叁张全息照片,但她还是伸手去拿,刚翻开不到一半,啪的一声,惨叫声嘎然而止,是蕾亚冲进来,一把就把照片按住。

    “谁给你的。”蕾亚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。

    米拉抬头,紫眸灰蒙蒙的,魂不守舍的呆呆看着她。

    站在面前的这个总会温柔吻她的人,和刚才全息照片里宛如魔鬼一般的人是同一张面孔。

    米拉又茫然的看了眼打翻的照片盒子。

    “别看了!”蕾亚急切的吼了出来,焦急地瞪着眼睛。

    米拉吓的一个哆嗦,仿佛一瞬间回魂了似的,大口地喘着气,紫眸里涌出泪水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蕾亚向她伸出手。小姑娘没有动,第一次对着她没有任何回应,就那么定在哪儿满脸泪水,颤抖着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我叫你过来!”蕾亚的吼声又吓得米拉一个激灵。紫眸里的恐惧和迟疑令蕾亚非常恼火。蕾亚焦躁的紧皱眉头,伸手拉着米拉的胳膊,要把人往怀里拽。小姑娘不住的挣扎,但还被她强硬的箍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不许躲我!听到没有!不许躲我!”侧头吻上满是泪痕的苍白脸颊,就感觉怀里的人又吓的一哆嗦

    ,蕾亚黑漆漆的眼睛盯着侧过去的脸,掰过小脑袋,掐着后颈,就强迫的吻上抽泣的小嘴巴。

    “唷唔。”米拉本就在哭,这一下又吻的很急切,米拉没法呼吸了,就想要躲开。她的挣扎令蕾亚更加暴躁,搂着人就往躺椅上按。

    “啊!不要!不要!”  被压在躺椅里的小姑娘开始哭叫着反抗,使劲地推她。

    蕾亚撑起自己,瞪着眼睛愣在那,心口砰砰急跳振的整个胸腔都有点疼,非常非常非常不适应被米拉拒绝,竟然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啊,别,不要!”米拉再次推开了压下来要吻她的蕾亚。

    “不许拒绝我。”蕾亚的眼里泛着血丝,声音低哑。不由分说撩起米拉的裙子。强制的顶开米拉的腿压在两边,撕开小内裤摸到光裸的腿间,蜜穴由于主人的惊恐和紧张一点湿意都没有,就急躁的捏着肉珠揉按。

    “唔嗯!不要在这里,蕾亚蕾亚,回去做,回去啊。我,我不想在这里,求求你。”虽然四周都挡着纱帘,但这毕竟是户外空间,米拉本就不喜欢被别人听见看见,那薄薄一层纱能挡住什么。

    蕾亚停下来闭上眼睛,使劲的调整呼吸,却怎么也无法冷静下来。不行!等不到回去了!要现在立刻马上就埋进她柔软的身体里!要她紧紧的抱住自己颤抖!才能缓解现下无法抑制的不安!

    纤指在白嫩的腿间摸了半天都没有很湿,就见蕾亚吐了口水抹在自己怒涨的大鸡吧上  ,挺着腰就操了进去,冲着米拉最敏感的地方就顶。

    “呃啊!”米拉赶紧捂上自己的嘴,一点都不想被别人听到。

    没有准备好的身体被一下子入侵,就仿佛在被蕾亚强奸似的,大鸡吧一肏进来就狠狠的冲撞,好在软嫩的蜜肉很敏感,蕾亚又很熟悉她的身体,直朝着她最脆弱的地方顶,蜜水很快就流出来。米拉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巴,求饶的话也没法说,怕一张口就尖叫出来。无助的闭上满是泪水的紫眸,任凭那个人在她身上急躁粗暴的占有。

    裙子堆在腰上,双腿大开被按在两边,上衣推在胸口上,白花花的嫩奶子暴露在外,蕾亚手里抓着一个,嘴里叼着一个,大力的捏吸。一点都没有缓和急躁猛烈的耸着腰。

    小姑娘可怜兮兮的一边挨操一边自己捂着嘴泪水涟涟。

    因为没法吻到小嘴巴,蕾亚张口就咬在了白皙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“唔嗯!”小爪子吃疼的缩了缩,幽怨的眨了眨泪眼。

    “手拿开。”低压的声音带着威胁。

    见人没动,抬手把小爪子抓起来按过头顶,另一只手罩上脖子,虎口卡着小下巴令人没法动弹,侧头吻下去。下身继续劈劈啪啪的狠撞。吻够了,又反手捂住小嘴巴,盯着那淌过手背的泪水,更加暴躁的奸淫着怀里哭唧唧的人。紧致的蜜穴被强迫着肏到了高潮,痉挛的收紧,引得一阵更急迫的鞭挞,热精就全都射进颤抖的小肚子里。

    蕾亚撤出来坐起身缓了缓,轻抚了几下蜷缩起身体低声哭着的小姑娘,把她的裙摆拉下里盖好小屁股,理好自己的衣服走出纱帐,黑眸里席卷着风暴。

    蕾亚出去严厉的训斥了保镖,然后命人逮回几个仆从开始审问。那些仆从通通被一字排开脸着地的踩在地上,两手都被拽出来按在身前,蕾亚每问一句话,钉子一般的鞋跟,就会在仆从的手上踩一个血洞。虽然已经有段距离,但是米拉依然能够听见审问的惨叫声,她捂着耳朵蜷缩在躺椅里面。然后突然就明白为什么蕾亚总是穿着深色衣服了。

    事情其实很简单,大概就是一拨人眼热接下工程的另一拨人,想要从中捣乱然后再自己接替。然后又被蕾亚的对家联系上,来给蕾亚捣乱添堵。可以说真是蠢透了,那么可怕的资料都见过,竟然还来挑衅如此凶残的领主,真的是自寻死路。供出幕后主使,搞清楚来龙去脉,惨叫声嘎然而止。一切都迅速解决。

    这些小意外对于蕾亚来说本不值一提,但是对于一个没有经历过杀戮的十七岁少女,忽然见到这么多触目惊心,还会有什么样的应激反应还是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站在外面,看着纱帐里蜷成一团的隐约身影,蕾亚眯着黑眼睛,拷问杀人都没有任何变化的心跳,竟然又开始砰砰砰的仿佛要跳出胸口。不过没关系,无论发生什么,她都不会让她跑掉的,走回来的几步时间,她已经想到很多很多种方法囚禁她,把她永远的拴在自己的身边,压在自己的跨下。

    蕾亚深吸一口气走进纱帐,米拉已经简单擦拭清理过,穿好了衣服,双手环着自己坐在椅子上,耷拉着小脑袋。听到声音就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对上那双带着泪雾的紫眸,蕾亚轻叹了一口气,因为那一刻她知道,自己刚才设定的所有囚禁方法都不会用了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,我不去做也会有人去做,我不去维护自己,就会有人来伤害我。”看到小姑娘瞥到了她鞋跟和裤脚上的血迹,蕾亚无声的深呼吸,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。

    小脑袋摇了摇,抬起头向蕾亚伸出手,蕾亚顺势牵住小爪子,把软绵绵的人拉起来搂紧怀里,小姑娘紧紧的环着姐姐的腰,脑袋埋进肩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蕾亚对我一直一直都很好。”不需要蕾亚解释什么,蕾亚的一切她都接受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刚才我,只是有点吓到了,不是要拒绝你的。真的。”小爪子搂住蕾亚的背,声音软软糯糯,听的人心都酥了。

    蕾亚双臂收紧,怀里抱着柔顺的人,嗅了嗅发间的甜香,刚刚的紧迫情绪一扫而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