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未分类 > 窃情 > 子夜(七)
    窃情 作者:木鬼衣

    



    子夜(七)



    痴儿。

    贺常君哀叹。

    他长吁一口气,无力再劝,手指指车门,示意于锦铭先带他回家,少在街上争。

    于锦铭沉默片刻,顺从地坐上汽车,载友人回到两人合租的公寓。

    进屋,贺常君摸黑去开灯,啪嗒一响,昏暗的公寓亮堂几分。于锦铭脱了外套,臂弯搭着西服,看贺常君的背影,略有些尴尬,觉得自己莫名对朋友发了一通脾气。他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,说的好听,是为人直率,勇于任事,难听,就是感情用事,我行我素。

    “锦铭,苏小姐的事,你要是铁了心一条路走到黑,我不拦你。”贺常君晓得他为难,主动搬来一张西洋靠椅,又指了指。“不但不拦,伯父那边,我也替你瞒住,直到你做好万全打算,能把人叁书六聘娶回家的那天。”

    于锦铭眼睛亮了亮,老实坐到椅子上。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当真。”贺常君点头,话锋一转,道。“但你要同我约法叁章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叁条,十条都行。”于锦铭答应得爽快。

    贺常君胳膊肘撑着扶手椅的靠背,一字一句思索着说:“头一条,苏小姐究竟是走是留,要不要同你当夫妻,全凭她自己,你不许搞出在上海滩强抢人妻的戏码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用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善始善终。你主动招惹的她,你要负起责任。”贺常君比了个手势。“锦铭,牢牢记住你刚才对我说的话,切勿令此事沦为一场始乱之、终弃之的丑闻——你给我写张交通银行的汇票,万一哪天,你变心了,我会把这笔钱转交给苏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写,”于锦铭跳起来,几步窜到书屋取票据簿和钢笔。

    折回来,他边低头写,边自言自语:“签一万银元够不够?似乎少了点,要不签五万,好像五万也不多……”

    贺常君心道,自己门诊收费才两元二角,从早忙到晚,每月最多挣四百。

    这样一比,他牙痒痒地又想骂于锦铭公子哥。

    “七千,七千银元足够,你签个万上去,我保不准哪天就私吞了。”贺常君赶忙抢了他手上的汇票,手一提靠椅。

    于锦铭耸肩,两手插兜,重新坐回去。

    “然后第叁条——”贺常君接着说,“不论发生什么,都不许动枪。对徐先生客气点,上海滩不是军方的天下。配枪塞枪套里塞好了,禁止动枪,禁止闹出人命。”

    “那动刀行不?我刺刀用得也不错。”于锦铭打趣。

    贺常君背手,无奈地看向他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于锦铭自讨没趣,抿唇思考了会儿第叁条,勉强答:“行。”

    见他答应,贺常君松了口气。他拍拍对方的后背,说请客,叫他穿回外衣,自己去放了医疗箱,而后一同出门用夜饭。

    两人沿街跑了好几家馆子,才坐下。由于是贺常君请客,于锦铭特意选了家合算的饭馆。贺常君又好气又好笑,觉得他是被自己教训了一通,搁这儿卖乖呢。